Follow by Email

2018年6月30日 星期六

讓人永遠銘記於心的工安與員工協助先鋒

(以下為複製自我的臉書2017年9月4日的文字)
 

各位環安、員工協助、同志、同工朋友:

我們的好朋友蔡永銘先生已於2017年8月27日過世了。他的公祭時間是9月10日星期日下午一時三十分,地點在台北第二殯儀館景仰樓二樓至善三廳。家屬遵照蔡先生的遺囑,一切從簡,只發少量訃聞,不收任何奠儀、花圈、花籃、花車、罐頭塔、陣頭、輓聯等等。因為時間已近,恐怕有些友人不知道,因此在此披露。此外我與蔡先生共同工作多年,不禁寫出下列文字敬請參閱。

讓人永遠銘記於心的工安與員工協助先鋒

台灣安全研究與教育學會秘書長蔡永銘先生於8月27日上星期日過世了,但是來往的朋友、廠商和鄰居聽說之後都不敢相信,因為不久前還看見他坐在辦公室內,的確在他在住院之前一直都在辦公,他真是鞠躬盡瘁的安全及員工協助(EAP)先鋒鬥士。

我與永銘兄認識39年了,我在台灣杜邦中壢廠工作時,因為我們是同行,常常共同出席各種活動及會議,並曾同時受聘在職訓局擔任安全衛生管理員考試出題委員。正式開始合作則在18年前,我到竹科中華杜邦光罩工作,他那時在中油青草湖礦場。他創辦的新竹生命線辦了幾場員工協助國際研討會,他找我幫忙與國外專家聯絡、接待及翻譯,我們因而結下長久合作的機緣。

不久永銘兄榮調台北總公司工安處副處長,我從中華杜邦退休,應聘至台北杜邦總公司及應用材料分公司擔任工安顧問。他來找我說要籌畫一個獨特的安全組織來推進台灣整體的安全,我很贊成,但是因為我還在全職工作,一切請他全權規劃,我可以做他的人力及財力後備支援,我不需要任何名份都可以,結果他堅持要我擔任義務的秘書處長,第一任秘書長是陳俊瑜教授。

我們兩人找到了現在的學會辦公室,成立了「台灣安全研究與教育學會」。學會的中文名稱是他定的,英文名稱Taiwan Safety Council則是我建議的,他很贊成,因為我們都曾去過芝加哥拜訪National Safety Council(美國全國安全協會)總部,我們希望以他們為楷模建立台灣的安全組織。

學會成立之初,財力非常窘迫,創辦及周轉金幾乎都是我們兩人在輪流負擔。從買桌椅、家具、電話、傳真機、印表機等等,甚至秘書黃川渝的部份薪資都是我負擔的。永銘兄則出的錢更多,房租、水電、日常開銷、大部份的人事開銷、營運資金等等,每次都是因為黃秘書告訴我說蔡常務理事已經沒錢可墊了,才來找我。幾年以後學會的財務狀況才稍稍好轉,可是每年也只能打平或略有盈餘,一直到朱少華理事長任內整個財務狀況才較為寬裕。

2007年學會因為緊急接辦大型的國際性會議APEAR(亞太員工協助圓桌會議),永銘兄找我擔任專案經理全權負責此項會議。APEAR是亞細安組織下的單位,我們得以超越中國率先舉辦是外交上的重大突破。幸而在學會全體努力下舉辦非常成功,受到APEAR主席及各國參加代表的一致讚揚為舉辦以來最成功的會議。2009年永銘兄兼任秘書長之不久,就拉我來兼任副秘書長直到現在。

坦白來說,安全學會的組織及運作,不論永銘兄掛的是常務理事,還是秘書長職稱,幾乎都是由他在主導決定的。蔡太太說,安全學會是他的最愛,一點都不錯,學會就像他的親生兒子,他要將他的所有書籍及心血結晶都奉獻給學會,他希望學會能永續經營。

台灣安全研究與教育學會在台灣四千多個非營利組織中也是比較特別的,特別努力於引進安全行為、安全文化、心理安全及國際標準等的議題與教材資料,努力拉近台灣與國際安全的差距。這也是永銘兄一生主要的努力方向。

我們大家在他過世前去醫院看他,他的意識總是非常清晰的,他腦子裡想到的就是還有許多工作要做。我們就告訴他,我們會繼續努力,請他放心。現在永銘兄已經善盡了他開路先鋒者的工作,已經打完他美好的戰,我們希望繼起的環安與員工協助同志,共同來努力合作,繼續永銘兄的志願,為台灣創造更安全,更有效率的大環境。

臨文之際,不禁又想起永銘兄溫柔的聲音:「沒關係,沒關係,慢慢來!」

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危險的矮牆 兩端被切成斜坡狀



 
我今天想來管管交通安全的閒事,希望因此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傷亡事件。

我今天搭公車經過捷運淡水紅樹林站對面的富陽四季大樓前時,看到一輛機車衝上快慢車道的很矮很矮的矮牆,騎士嚇了一跳,立刻衝跳下來,跌入快車道內,後來的公車司機緊急煞車,真是千鈞一髮,差一點撞到了這輛歪歪斜斜衝入快車道的機車。車上好多婦人也嚇得哇哇叫。我趕快下公車,走過去仔細察看,並且用手機拍照存證。

原來這幾段快慢車道的分隔矮牆是因為紅樹林捷運站左右一百公尺內有連續有三個紅綠燈,此路段常常塞車,快車又常常將馬路全部塞滿,使得機慢車完全沒有空間可走,有些機車可能就會衝上寬闊的人行道,威脅行人的安全。或許因此就在此路段建了有幾段矮牆以便保留一段小小的機車專用車道。(但是現場我還是看到有一輛卸貨小貨車硬駛入這個機車專用道,剛好塞得滿滿的,機車還是無路可走。)

可能因為矮牆常常被汽機車撞到,為了避免誤撞,有幾段便將矮牆兩端切成斜坡狀。結果是更糟糕,更多的汽機車因而被誤導衝上矮牆。從矮牆斜坡上及周邊傷痕累累的痕跡看來,有許多衝上去又摔下來的汽機車,這裡不知道已經發生了多少傷亡事件,當地主管單位、警察單位難道不知道嗎?為什麼不立即施工改善?

我們從台灣歷年的交通死亡統計數字可以推算出,台灣機車的死亡人數差不多是每一小時死一人。這些死者大多是年輕人,很多是國家棟梁,很可能就是你我的親友,這些死亡的人數比戰爭死的人還多。所以我常常在演講時鼓吹,基於傷亡人數及財物損失的重大影響,我們實在應該立刻成立(國家安全部)徹底從設施、制度、教育、管理、法令等各方面,全面改善安全,才是台灣現階段最重要的工作!

張慶麟,2018年4月10日

2017年5月31日 星期三

大家來研討安全管理師的工作範圍

安全衛生管理師的工作範圍
     
    從事安全衛生管理的工作者在美國被稱為Safety Engineer(安全工程師)19789月我進入台灣杜邦公司時的職稱就是「安全工程師」,當時廣告刊登是招募「安全協調員」(Safety Coordinator)
     
    我當時的工作範圍如下:
1. 符合法令部份:擔任勞工安全衛生管理員的工作,後來依據法令繼續擔任安全管理師的工作。(由公司公費受訓後經測試取得資格)
2. 符合總公司要求部份:擔任全廠中央安全委員會 (Central Safety Committee) 的秘書。(後來改名為中央安全衛生及環保委員會)
3. 擔任中央安全委員會下屬十個小組委員會(Subcommittee)的當然委員,參與所有小組委員會的活動。(1.廠內、2.廠外、3.工業衛生、4.啟用前檢查、5.安全程序、6.製程安全、7.運輸安全、8.事故調查、9.緊急應變、10.安全稽查,十個小組委員會)
4. 執行安全辦公室定期及不定期之安衛環稽查工作。
5. 擔任及協助各種安衛環之訓練工作
6. 擔任與總公司及安全部門、友廠相關單位的聯繫及溝通工作。
7. 擔任各級主管在執行安環工作時之輔導及協助工作。
8. 擔任安全公關及來賓參觀導引及簡報工作。





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

車流會合安全

真令我感嘆,這些毛毛蟲在會合上,基本上是合乎美國會車的規則,In Turn。

在美國兩個都是幹道會合處都有導引及標示牌,寫著In Turn,警察也常常埋伏在旁監督,立即追抓違規者。

這時兩個車道的車必須以編織式的方式,輪流會入同一車道,迅速通過,才合乎瓶頸處加速通過的物理原理。

很可惜不知何故,台灣的交通單位不建立(一邊一部,輪流會車,迅速通過)的標示牌,並且監督推行,反而違反流體原則,要求減速慢行,結果會車處常常是放任採取叢林規則,凶的車子插隊先行,最後是互相不讓,一定打結塞車。

我估計台灣每年的生產力及會車事故損失GDP在3%以上,估計直接間接損失金額在5000億台幣以上。

我曾經去函高速公路局建議,得到的回函是感謝建議,存查參考。

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安全釋壓裝置與緊急排放系統實務技術研討會

ㄧ、本(105)年10月17日上午某世界著名化工公司,該公司在39個國家設有350多個分廠和分公司,在德國路德維希港世界最大化工廠區附近的碼頭進行管線及乙烯與丙烯管架施工時發生爆炸,造成該公司二位消防員喪生、8人重傷、17人輕傷的事故,舉世震驚。
二、台灣安全研究與教育學會已在今年9月22日〜23日辦理「API管線安全設計與實務研討會」,特再邀請製程安全中最重要的安全釋壓裝置與緊急排放系統專家分享設計與實務經驗,共同守護台灣煉油及石化廠安全。

好消息

台灣安全研究與教育學會  舉辦的
12/1-2  安全釋壓裝置與緊急排放系統實務技術研討會 
已經開始報名 
詳情請參閱台灣安全研究與教育學會官網

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台灣獨特的海洋資源

恭喜中山大學測試黑潮發電成功

http://news.nsysu.edu.tw/files/14-1342-155711,r2910-1.php?Lang=zh-tw

太好了,台電公司早該做而不做,可以休矣!
我們當年水產試驗所鼓吹的東海岸湧昇流發電,因為是台灣獨特的資源,先進國家不做,台電當然不做,到了現在仍然是無人做,但是至少黑潮洋流發電,也算踏出了相關海洋資源開發的第一步。
海洋資源發電,是利用地球原有的海洋動能與熱溫差能,完全不需要燃燒或耗費任何能源,完全不產生任何汙染,因為台灣沒有睿智的領導者,因為台電公司內部無法產生高瞻遠矚的領導者,海洋研發機構缺乏此項研究,這個方向一直都沒有進展,感謝中山大學帶頭走出了洋流發電的重要第一步。
反核人士請慎重考慮這個台灣獨特的海洋資源,重點是要有高層強力的支援,因為很多地方無法完全抄襲先進國家的技術,需要自行研發,風險較大。
反對者說台電早研究過了,當然自己開發困難大,看最高決策要不要做而已。
至於說一條鯊魚過去就卡住了等等問題,就像跟美國太空船因為掉下一片保溫片就爆炸了的問題一樣,當然要面對,要解決。如果真的那麼容易,台電早就把所有核能、火力、水力發電廠全都關閉了。

已故水產試驗所所長鄧火土博士一直積極鼓吹開發的台灣東部湧昇流漁場,其中深海低溫水的溫差發電也是台灣得天獨厚的穩定鉅大資源,台電曾經研究過,但是以當時的廉價石油評估當時認為成本太高,現在能源成本與潔淨空氣的壓力與成本日增,溫差發電已成為一項極具優勢的綠電選項。政府與台電何不繼續開發這項永續穩定的能源?現在政府耗資兩兆以上開發綠電,可以再次思考穩定的湧昇流發電了。

有關溫差發電的資訊請參閱:

http://lib.cysh.cy.edu.tw/science/content/1989/00090237/0010.htm






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

STOP的引進者

STOP的引進者

我是台灣STOP的引進者
也是日本STOP的引進者
也是杜邦新加坡 南韓及中國大陸安全課程的第一位教師

也是台灣杜邦獲得TSC0金屬衝製業世界安全紀錄的安全管理人員

故事說來話長
有空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