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環安衛名詞簡介

環安衛名詞簡介

安全衛生環保的人員以往常常將安全(Safety),健康(Health或者翻成衛生,是沿用日本的譯名),環保(Environmental Protection)三個英文的字頭縮寫合在一起,簡稱為SHE(安衛環)。

近十幾年來,國際上(特別是半導體界)大多已改用EHS(中文簡稱環安或環安衛)的順序來涵蓋原來SHE的範疇。例如SEMI(國際半導體設備材料產業協會)的各種環安標準都是採用EHS的順序。見網頁http://www.semi.org/ch/About/index.htm

但是原有的SHE(安衛環)和HSE(此順序較少用,有時亦翻成環安)還是有人在用,我在台灣杜邦公司早期的名片就是SHE安衛環副理。

後來也有人將品質(Quality)及保安(Security)加入,成為Q&EHS或S&SHE,更有人加入人因工程(Ergonomics)成為SHEEP(Safety, Health, Environmental, Ergonomics Protection)等等。

無論如何SHE的順序雖然不同,內容都是指安全、健康及環保三大項目,只是其重點及先後順序因為時代的進展而改變。

從安全管理的發生歷史來說,一般工廠老闆都是首先重視工廠資產的防火措施,後來因為安全事故不斷的發生,為了防治的需要而陸續開始注意各種立即危害的防治也就是安全問題,(我在1981年調到杜邦總公司上班時,總公司的安全部門仍叫作Safety & Fire Protection Division安全暨防火處),接著因為各種慢性職業病的發生,增加了保護職業健康議題,最後因為工廠造成的環境污染問題,再加上環境保護的管理業務,最近心理安全和人因工程問題也日漸重要;其實這些都是安全管理在不同問題領域範圍的擴充。

事實上現代安全管理除了物理性危害(安全問題為主),化學性危害(職業病為主),生物性危害(也是職業病),人因工程危害(職業病),還有心理性危害(自殺等防治),社會性危害(保安問題),最後社會互動整體問題(企業社會責任問題)等等,安全管理的範疇日漸擴大,影響更為廣泛,環安管理問題已經與每個人的日常生活食衣住行育樂都有密切的關係。

所以人人都應該有正確的安全觀念,才能在生活中有正確的風險觀念,不會人云亦云,胡亂的盲從盲動,才能活得自信和自在。

2010年6月4日 星期五

杜邦光罩雜憶

HC,




杜邦光罩的前身是一家加州的Tau科技公司

創辦人中也有華裔的股東

杜邦公司購併後成為電子事業的一個部門

杜邦陸續擴充光罩部門

後來分出獨立成為杜邦子公司

是那斯達克上市科技公司之ㄧ

股價比母公司還好



杜邦光罩打算在台灣設立分公司

就派遣原Tau的員工羅泰瑞(Terry Russell)到杜邦的台北公司

來來去去先行規劃工作了一年以上

(老兄可能就是這時幫了羅泰瑞的忙)



計畫案經聯電杜邦光罩簽約成熟之後

羅泰瑞就首先雇用了杜邦台北公司的符佐寧擔任財務主管

接著符佐寧通知當時在康旭中壢廠擔任行政及工安主管的我

問我有沒有興趣擔任杜邦光罩的行政及工安主管



於是羅泰瑞就約了我和韓國兼亞洲的人資主管

在台北某飯店聚餐面談

三個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我說在杜邦中壢廠一個地方上班二十年了

我已經跟康旭總經理說我想休息一下想去進修

羅泰瑞馬上答應我要公費補助我進修碩士學位

(後來果然公費讓我去密西根兩次讀完了MBA課程)

三個人高興得把一瓶金門高粱下肚後

我連光罩廠在哪裡長得怎樣都沒看過

就答應到杜邦光罩去幫忙而且至少四年



中華杜邦光罩決定1999年1月1日

正式在聯電大樓開始上班

我在1998年底就開始參與籌辦工作

但是康旭總經理還不肯放人

我只好利用休假(二十年資的休假日不少)

有三個多月是兩邊同時上班



杜邦光罩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商務光罩公司

我在職的四年間

中華杜邦光罩曾在天下雜誌百大企業排名中

是股東權益冠軍 最會賺錢的公司 生產力也都是名列前茅

我們把台積電的前光罩主管也挖來加入重用



光罩是半導體的模具

是高科技的最前沿

技術升級集資金壓力都特別大

台積內製 聯電外包 其實應該內外製都要有最好

跟連接器模具內外製都要有一樣

原來計劃三至五年在台灣股票上市

但是杜邦光罩美國總公司遲遲不願上市

我在廣義杜邦工作二十五年後離開光罩

轉任應材AKT, 後五年

全球杜邦光罩賣給了日本凸版

員工股票全部收購回去

無塵室也從聯電三廠搬到楊梅去了



我一到科學園區報到後

大家一聽到杜邦安全專家到了

馬上就拱我為環安衛委員及聯誼會會長

在我任內陸續辦了不少研討會建立網站

我的開工檢查全部檔案後來成為聯電各廠

及園區各公司的的標準版

其中直得一提的是

園區的環安活動向來是閉關自守

我率先殺到金山寺與當地人直接溝通

開創園區與社區交流的先例

以後各園區都一直傳承到今



聯電召集全球各地的主管開會時

特別請我專題演講環安

我的講題是The Best EHS System

聯電也邀請我參加他們的各種活動

曹總宣總劉總等聯電高階主管

對羅泰瑞總經理和我們也很照顧

許多聯電主管成為好友

有的現在也住在附近



我一到聯電大樓檢查就說聯電大樓是危險大樓

聯電後來照我建議安全門做了改善

(台北杜邦也是被我說的搬家到宏國大樓)

後來我到旺宏台積電我也一樣批評



你知道當初杜邦在做連接器時中壢廠是世界第一大廠

想想看當時杜邦一百台平面磨床場面多麼浩大

所有的大電腦公司都是用杜邦的純金連接器

甚至太空船都是用我們做的連接器

當時鴻海郭台銘還在杜邦門外團團轉拉不到生意

他的連接器再便宜都沒人要用他的連接器



突然之間個人電腦興起了

個人電腦比的就是便宜

我們杜邦那年11月才買了幾十台射出機

招募了100多名作業員

不到一個月這些人又馬上裁掉

從此一厥不振

大電腦時代結束了

鴻海又乘機大挖杜邦人才

最後杜邦只好廉價賣掉全球連接器部門

而鴻海變成台灣最大企業



如你所說的

故事還有很多細節

說來話長了

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