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

2013年5月19日 星期日

台灣漁民的悲哀

我是海洋漁業系畢業的,早在45年前我剛進海洋讀書時候就從學長和漁民處得知:我們的漁船經常受到菲律賓、印尼等國家暴力押船、押人,在羈押期間更是苦不堪言,漁民為了生計,只好全家全力去籌錢贖船贖人,這跟被強盜勒贖有何差異。台灣漁民真是可憐,無人照顧,這是漁業界都知道的事實,可能只有少數高官不知道或裝不知道

1977年我到印尼去幫美國石油公司將印尼原油運到新加坡去煉油,(真奇怪,新加坡叢爾小國土還可以煉油,但是台灣的中油公司被逼得要全部搬到馬來西亞去了!) 我受到船長命令負責到每個印尼碼頭時都要分發洋菸、洋酒給所有上船來檢查的官員。

我在印尼機場轉機時發現印尼海關人員只要看到是華人,一律將辦公桌的抽屜打開,等華人丟一兩千蘆比進去才蓋章。他們不管華人是持那國護照,只針對所有華人,因為華人絕大多數都怕事,可能覺得給的錢也不多,大多數華人都會給錢,但是印尼人對其他人種的人都不敢要錢,可能是怕他們比較強悍嗎?

我看到一位台灣外貿協會的人員,我問他有沒有丟錢,他說丟錢了。如果你不丟,他們就會整你,叫你在旁邊等,一直要等到飛機快要開了,才讓你氣喘噓噓的急跑步去趕飛機,我因為手持他們國家石油帕他密那公司的公函有恃無恐,(印尼軍隊是由油公司出錢供養的,油公司的老板是總統的弟弟,印尼很奇怪,石油木材等自然資源非常豐富,但是老百姓是所有油國中最窮的國家),我就是不給錢,結果還是被整了,華人真可憐。


各位:這種漁業的情勢在台灣官方至少某些單位一定是知道的,但是為什麼台灣經歷了六位總統都無法或不積極處理這個問題,就可以知道保障漁權的困難情勢的變動 與複雜性,漁業界固然可能有少數不良份子與外國勾結,但國家領導人一定需要有真知卓見與有決心,才會去積極處理這種陳年積弊。漁民總是可憐的。要有決心, 要有技巧,要有魄力,有定見,才能對此現狀,有所改善。

我有一個建議:請規定漁船都要加裝必要數量的錄影機及硬碟,現在錄影機便宜得不得了,不到一千台幣一個,其實在陸上幾乎每輛汽車都有,連機車都可以加裝,有的車子已有四面鏡頭與錄影,船的造價高得太多了,又牽涉外國海域範圍的判定,當然更需要規定一律加裝,以後如果要看錄影就可以看自己錄的就好,不必像這次一樣一定要靠菲律賓,要看別國所提供的錄影紀錄了。
其實真正的癥結在於台灣漁民太勤快,我請問你,如果台灣漁民在他國的12海里外正在追補鮪魚,如果鮪魚向12海里沿岸逃避,我們漁民只要再多追100公尺就可以抓到魚了,請問台灣漁民會立刻掉頭或煞車,眼睜睜的看魚逃走,或者還是再追上將魚逮捕呢?

我覺得(貨惡其棄於地也),政府應該儘速與周邊的國家都談妥好漁撈合作協定,只要意外越界的所捕的漁貨地主國可以抽成,按越界浬數遞增即可達到雙贏的成果。
希望政府趕快正視這個問題,積極展開談判。

最後我建議我的母校海洋大學,應該對所有海洋問題都要主張,能發言,因為早已帶頭徹底研究,並且可以提出多個解決方案給政府參考採用。